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

中秋记忆-[生活散文]

时间:2021-01-09 来源:破风文学小说网
 

从前,农家每年都种芝麻,因为八月半做麦饼,春节做团子,记忆深处,那些平淡而温馨的乡村中秋,仍让人感觉是多么甜蜜。盛夏过去秋天来临,中秋时节便接踵而至。树上的枣儿红了,石榴裂开了嘴,露出了珍珠玛瑙般的籽粒,让人馋涎欲滴。中秋节越来越近了,乡间过节的准备工作,人们都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打芝麻。过去在乡间,家家户户都要用芝麻做馅,将芝麻炒熟粉碎后加白糖拌匀,就成了江南饼团的传统馅芯。芝麻似乎也有灵性,岁岁年年它都赶在中秋节前成熟,绝不会耽误人们做麦饼。秋风一吹,秋雨秋凉,芝麻叶黄了,这就是成熟的标志。于是农人们家家忙着收芝麻,生怕误了农时芝麻炸荚,即将到手的果实白白丢掉。芝麻割下后,人们将其捆成大捆,然后挑回家放在场园里,把一根根芝麻上的叶子都摘掉,并清除芝麻杆上沾着的泥沙杂物,否则泥沙杂物混到打出的芝麻里很难拣净。芝麻叶都摘净后,把下部不长荚的光杆全部剪掉,只留上面的带荚部分,然后再用稻草将芝麻十来根扎成一小把一小把,这样就容易晒干。

河北有没有癫痫病专科医院

将芝麻收拾捆扎好后,家家门前都用长凳搁着大蚕笾,一把把芝麻倒竖在笾里,晴好天气白天晒晚上收,一般晒上一周左右,芝麻荚开裂时,就可以打芝麻了。从前每年一到中秋时节,打芝麻堪称乡间一景,乡村的空气里,到处都弥漫着芝麻的清香。每年我家的芝麻都要晒几大笾,打芝麻都由母亲负责,她在忙着打芝麻,我们在边上看热闹,偶尔也伸手帮个忙。只见母亲拿起芝麻把轻轻拍打,乌黑滚圆的芝麻粒便沙沙地掉到笾里,打完一把又一把,打完一笾后,把笾里的芝麻倒出来,然后再打另一笾。所有的芝麻打完第一遍后,晒上几日再打第二遍第三遍,直至彻底打净。我们在边上看着黑油油的芝麻馋涎欲滴,不时伸手抓一把塞进嘴里,母亲见了就说,你们这些馋虫,等我全部打好了,就炒一些给你们解馋。我们听了欢呼雀跃,就等着母亲炒芝麻尝鲜了。那时,一般农家每年都能收芝麻十斤八斤的,多则收几十斤。我家人多种得多,每年都收二十多斤,八月半做麦饼用一部分,其余的留着过年时做团子用。

坌芋头。每到中秋节前一天,也就是八月济南看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十四,家家坌芋头,这又是旧时乡间,中秋时节的另一道风景。古往今来,芋头是江南人家中秋佳节的必备美食,因此乡间家家种芋头。芋头喜湿润,于是农人们便挑选靠近稻田的地块种植,而且是靠稻田越近越好。芋头生性强健没有虫害,种植时施以猪羊兔粪等农家肥,只须粗放管理,就没有长不好的。坌芋头时,乡间地头人们三三俩俩,肩扛铁耙手提竹篮,走向自家的芋头地,孩童们跟在大人的屁股后面奔跑,他们兴高采烈像快乐的小鸟一样。

父亲坌芋头时,先用镰刀将芋头秧全部齐根割掉,然后一棵棵地坌,我和哥姐们在一边捡。父亲坌一棵我们捡一棵,将芋头上的泥土清理掉,再放进竹篮里。我家的芋头每年都长得特别好,每一棵都能收好几斤。芋头的主茎叫芋婆头,芋婆头上生出一个个芋子,芋子是美食,芋婆头次之,但也能食用。如果芋头种得多,中秋节吃不玩,可让它留在地里,到秋收结束入冬前挖出亦可。芋头坌回家,掼芋头当然就是母亲的事,从前没有蛇皮袋,因此只能用装米面的小布口袋。只见母亲将芋头放进去,捏紧袋口在地上轻轻摔打,不时打开袋口看看芋头的去皮情况,到每个芋头上的皮都去得差不多时,就算掼好了。然后母亲将芋头倒进盆里早期癫痫病的症状,再开始一个个地刮除芋头上的剩皮,他边刮边说,小孩不要碰正在刮皮的芋头,碰了以后一旦沾上水,手上就会发痒,而且会痒得很难受。你们看,我掼刮芋头时很注意,手绝对不沾水,等全部弄好洗净芋头,就赶快洗手,这样做保证双手安全。一旦因掼刮芋头手上发痒,可及时将手放在火边让热气烘一会,但注意且莫烧伤。母亲的话让我们受益匪浅,如今每年中秋,掼芋头都是我的事,因为我最爱吃芋头。过了中秋节,剩下的可洗净后�F毛芋头,届时芋头蘸白糖,吃得甜又香。芋头刮好后如不马上烧煮,必须将其浸泡在冷水中,否则会起二皮,影响芋头的口味。

做麦饼。中秋节那天,节日的气氛达到高潮,家家户户的早饭都是桂花糖芋头。我家大小九口人,糖芋头要烧一大锅,等我们起床后,母亲已将一碗碗糖芋头端到桌上,洗好脸我们就狼吞虎咽地将大碗芋头送进肚里,再盛第二碗。午饭后,家家开始做麦饼,麦饼都用当年打下的新麦磨成的面做。做买饼是家庭主妇的事,有的家里人手不够,邻里就互相帮忙。我家做麦饼时,都由母亲和大姐三姐她们唱主角,他们和面揉面,擀皮拌馅,忙得团团转。麦饼的馅一般有糖芝麻、甜猪油和红糖等。麦饼的做法有单皮包馅郑州军海癫痫病医院和双皮对合裹馅两种,单皮麦饼将皮包好馅,再用擀面棍轻推,注意不要擀破皮漏馅。对合买饼将馅放在一张皮上,然后上面再放一张皮,用大小适中的饭碗扣住一压,对合麦饼又圆又好看,而且非常好吃,但因为用馅较多,经济拮据的人家是不做的。

麦饼做好后,一个个摊在大笾里,我们望眼欲穿,急等母亲烙麦饼了。约莫下午三点左右,家家开始烙麦饼,城里乡下街头巷尾,处处麦饼飘香,中秋节的气氛达到极至。母亲烙好的第一锅麦饼,让我们一抢而光,解完馋我们都出门玩耍去了。那时,每家都做很多麦饼,早饭麦饼搭白粥,下午麦饼当点心,出门出路麦饼当干粮,那才是名副其实不可多得的的绿色食品。

几十年过去了,昔日的麦饼仍让我齿颊留香。

阅读和发表文章请来心雅文学网!免费阅读心雅文学网每天推送的精美微刊内容。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