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正文

深爱永远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破风文学小说网
 

我不是个画家,但撷取片刻,是我的心愿。我不是个作家,但纪录每一次的,是我的习惯。仔细想想,的本身即是书,即是画。也许前一刻,我们是阅书观画的读者,而下一刻,却又变成书中主角、画中人物了。更有可能,我们同时既是读者又是主角。

每个日子,都是内容不同的一本书,风格迥异的一幅画。只是我们的脚步太匆忙了,常常忘记去读它,欣赏它,随意地浏览,便断言生活是一味地今日抄袭昨日,只是公式化的衣食住行罢了。,不仅是认识符号而已,更要懂得符号所传递的内涵;而观画,也不只是五彩缤纷的调配,细细想来,画中原是有画。

每人都希望有好的将来,希望每天是都是风和日丽,睛空万里,但愿望归愿望,现实还是现实,很多时候在美丽的还没有做完时,已悄然而逝。我们总以为此时拥有的会是世界是的,总以为经历过风风雨的,是经得住考验的,但人的那样脆弱,很多人都迷失了。

这个世界有永恒吗?山会移,海能枯,热血会干,眼泪会凉,情与爱也不是永恒,在这里物欲繁华的社会,有多少无怨的真情呢?就如明天的我,也得离开。问世间情为何物?即使生死相许,也是结果水中花镜中月,人在世间都是不断得到和失去,聚散天注定,谁能躲得过呢?

记得在我离开清华校园最后的一次秋季联欢会上。在这些新生同学的环坐中,在烈烈劈驳燃烧的火里,我们这些即将离去的毕业生给他们做一次欢迎和祝福。我是当晚的节目主持。我们这些最好的几个,在不久的以后,就像各自飘落的黄叶,各自飞向自己命运的道路,欣欣然,或是怅怅的。于是我们聚集在一起,再次用歌声唱响青最悠扬的琴弦。

当时我在报下一个节目,那个同学的名字被我报错了。人的一生,不知会犯多少错误,但总会有那么一次,带给你的不是和内疚,相反却是庆幸和欢乐。我报完名字后场上一片寂静。我了一会,察觉是自己报错名字了。拿出新生辅导员给我的纸条,我不禁悄悄笑了,正是报错了,把两个人的名字串一起了,组成了一个新的名字。这两个名字,我各记住了一个字,一个是“罗”,另一个……,另一个是:“一”。( 阅读网:www.sanwen.net )

同学们轰的笑了起来,笑声就像扑面的浪花,溅了我满脸满心。原来我又重复了我的错误。欢笑中,一个笑着走了过来。我向她说抱歉,她笑笑表示不在意。

我把麦克风递给那个,然后站在后台看她唱歌。千里寄相思,她会有什么样的相思呢?难道她能知道她未来的命运,注定了要选择明月和相思吗?

演出台背景后面是燃烧苗苗的火焰,她乌黑黑的长发被辉映的金黄透明,有丝缕的飘扬在她的耳际鬓边。她的个子几乎比我还高。一身黑色衣裳,黑色皮夹克在和火焰里闪烁着幽蓝的浮影。乐曲缓缓的进行,她的歌声清澈明亮,就像刚刚流出山谷的泉水。我在她的身后,恍惚着忘却了自己。总有的一切,在离你不远的地方,好像就是你等待已久的,但你却就要离去了。

看着这个女生唱歌的时候,我悠悠的想:如果我们能够相识,如果她就是我一直在追寻的那一半……但浪漫和多情,在风雨之后,已经麻木和迟钝。最多是一闪而逝,再无的机会。真的就要离去了,要去一个新的地方,一个新的世界,去找一个新的自己。

再遇见这个女孩,在课间的教学楼下。她总是走在五个很美丽的女孩中间,看见我就轻轻的低下头去。二楼有我们小班的小教室。她们的教室在我们对面。在走廊东头的窗前,总有一个身影站在那里。已经很深了。黄叶纷纷落着,楼对面的工地上有叮叮铛铛的声音响。我似乎知道这是,是一个人在独自品味着内心的潮起烟灭。我是那么的深刻和真切的了解啊,因为我也是如此的曾经!

当我独自面对风里飘摇的烛光,把的心事反复的琢磨和思虑之后;当我一个人在空屋里抱着木吉他声嘶力竭的唱着自己写的歌谣;当我为了准备考研在空荡的校园里彻看书,我都能到里,一种只属于你自己,别人无法了解的东西。能够让两个人之间,交流这些内心深处的核,也许只有吧?

当我沿着楼梯慢慢的走上去时,我看着这个年轻而且的女孩,我真想为她做些什么,让她不这么,不这么让人同情和怜惜。我慢慢的走上去,午后的阳光在尘烟里灿烂宁静,像高亢嘹亮的乐章。她淹没在这阳光的洗礼里,焕发着最令我心动的风韵。在我慢慢的目视着她,感觉着她走上楼梯时,我是绝对想不到我们日后的未来会是现在这样。

如果秋季的白日是长笛,则是小提琴,而秋带着的凌晨,就一定是萨克斯。我总在那段里很早的起来,到图书馆后面的空地上。星星斜斜的挂在天幕的角落,苍白的云朵逐渐明亮和鲜艳。我们这些爱好音乐舞蹈的朋友,在音乐声中开始了新的一天。

本来作为正在准备考研的关键时刻,我这个学生会的部长可以不来学,更不用去教新生去唱去跳。但我的性格里,也许就有一种不肯接受人为安排的因素吧。越是大家公认的我不应该或者不可能做的事,我偏要去试一试。我那时对考研,十足,我就是想要那个最后的效果:那些自以为勤奋刻苦兢兢业业的,再费劲也考不上,而我连玩带闹的就照样去读研究生。因为我始终认为学东西和任何事情一样,不必那么煞有其事,应该顺其自然。

我不喜欢大吵大闹,也不喜欢强硬对抗,我欣赏不动声色的证明我自己。学过一段时间,我在教学楼的黑板上写了个通知,让各班文艺委员来开会,该给我们的音乐舞蹈培训班招人了。开会的时候,那个经常在窗前的背影终于和我面面相对,我可以仔细看看她的模样。她的脸形并不大,还有些瘦弱的样子,但她的眼睛是我见过的女孩中,长的最美最动人的。

如果说那是两潭湖水,那它反射的就是皎洁的明月。是啊,多么的目光,带着一丝怯然和好奇,长长的弯弯的睫毛在轻轻的眨啊眨,好像在问:“为什么啊?怎么是这样的?”她的嘴唇就像一朵盛开的娇嫩花瓣,但苍白着,很少的血色,让人不禁从心里淡淡的疼。

我布置任务的时候,她不说话,只是用一双明亮的大眼睛一闪一闪的盯着我。我的目光扫到她的时候,她就慢慢的把头垂下去,过一会,再轻轻的抬起来。她的神情是羞怯和好奇的,但她眼底的泛泛忧伤,我们对视的刹那,我想我懂。

音乐舞蹈班盛况空前。教学楼后的空地上,每到下午没课的时候,当录音机里悠扬的旋律响起,人们就结伴来到了场地前。我和一个女孩做示范,大家就跟着做。自由练习的时候,我总是四处巡视,带一带女孩,让男生们跟着学习。每次,在人堆的边上,那个穿黑衣的女孩总是静静的站着,两手紧握放在身前,低着头。如果云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有男孩来邀她,她总抬起头来,睁着大眼睛说:“对不起。”

我走向她,我以为她的舞伴没来。我说:“我带你吧。”她还是低着头,看着脚前的地面,微微点了点头,伸出手来。她的手是很暖和的,还总有汗水。我那时正好看了一本杂志,上面说只有女孩遇到令她心动的男孩时,才会这样。不管是否如此,我宁愿这是真的。

她跳舞的时候也还低着头,我就说:“可以把头抬起来,目视前方。”她就稍微抬起来一些,好像脸上就有了笑意,可似乎怕我看到,浅浅的隐在唇边,更添了天真和娇媚。于是就成了习惯。每次,都是她远远的站在那里,好像在等着我。

我在空闲的时候,也总是和她跳。其他的时候,她就低着头静静的伫立。

好像突然我们见面的机会就多起来了,在买饭的时候,在图书馆借书的时候,在课间楼下随意散步的时候,总看见她们五个在一起走,我们总是远远的互相看着,用目光无声的打着招呼。饭厅里,她们固定坐的那张桌子正好离我们宿舍这帮哥儿们常坐的不远。在正好是我们同时下课同时吃饭的时候,我几乎吃两口饭就侧脸看她们一眼。说也奇怪,总能迎面碰上她的目光。我们对视的时候是面无表情的,其实我也很想对她微微笑一下,但我觉得,这样就算可以和她亲近一些,但也许就失去了能够更加亲近的机会。

快三是我最喜欢的曲子。我喜欢自己旋转起来,感觉不到脚和地面,只有眼前的笑脸和后面的景物在一起飞快的旋转旋转!这让人眩晕,让人失控,但正是我内心一直在追求和热爱的啊。于是我最用心的学了。我教的时候,无论带谁,都是满场飞,人们常常停下来,站在一边看。我意气风发,尽情发挥。

我曾瞥见她在楼梯上站着看,因为那天有微微的秋雨,就改在一楼的中厅。不知为什么,我一直没去带她跳。后来她就不见了。结束的时候,我正要收拾录音机。楼梯上走下了两个女孩。她的好朋友,很爽朗直率的那种女孩,在我身后喊我名字,见我转身,就说:“你带罗一跳一曲吧。”

我向她看去,她低着头,紧闭着嘴唇,睫毛扑闪扑闪的不说话。音乐响起了。秋雨淅沥着在窗外。空空的大厅里,只有我们两个人。我把她轻轻搂在身前,随着节拍转了起来。开始的时候,只是轻轻的兜着小圈子。后来,我就放开了加快了旋转的速度。她的脸渐渐红润起来,她嘴角挂着俏皮的微笑,紧紧盯着我的眼睛,努力跟着我的步伐。旋转,旋转!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我的眼前只有她那美丽娇艳的容颜,我好像是在带着她飞翔啊!我们紧紧的相拥着,默契的配合着,心,眼,脚都合成了完美的和谐和统一。一直在转啊,飞啊。转过中厅的楼梯下,转过楼梯的圆柱子,再转过去。转啊,飞翔!一起旋转,一起飞翔!音乐终于停息了。我们的脚步也停了下来。

我努力站稳,把她轻轻的扶住,她则紧紧抓住我的手臂,把头伏在我的肩上休息一下。我们的脸颊几乎咫尺相接,我能感觉到她的汗水和温度,和她轻轻喘息的气流。她的一缕发丝挠我的耳朵,很痒的。我能清楚的闻到她的发梢和脖子上传来的一种令我迷醉的馨香。

她的好朋友,就一直站在楼梯最上面看着我们。我抬起头,看见她,我们互相笑笑。好像她还眨了眨眼睛。而肩头的她终于抬起头来,看着我,给了我有生之年所得到的最最灿烂的笑容。然后她扶着头,走上了楼梯。

我站在大厅中间,看着她走上去。到了最高的地方,就要拐弯了。她忽然转过身来,回头看了我一眼。那一刻的情景,包括雨声,音乐声,微凉的风意,空旷的大厅,这一转身的回顾和凝视,都的,永远的印记在我的里。

由于我们不是一个年级的,除了跳舞,我们几乎没有说话的交往的机会。虽然我是毕业班了,但我的性格不是那种敢做敢为的。我也像个小姑娘的一样慌乱和羞怯起来。在准备研究生考试的时候,常常把书本摊了满桌子,但心里想的已经是千山万水了。夜里,睡不着的时候,静静的想着所有和她的,忍不住咧开嘴,无声无息的笑着。

在校园,再见到她,我却一低头走过。走出几步了,才猛的回头看她的背影一眼。那时候我们晚上睡的都很晚。宿舍熄电之后,我们就点点燃起了烛光,开着窗子让风吹进来。在摇摇摆摆的烛光里,我常一个人静静的出神,我写在纸上的一些诗句,有时就让风轻轻扬起,飘落在窗外了。我看着,并不阻止,只是有一种和无奈。

周末的时候,我们在教学楼中厅开舞会。我看见她走下来,就请她跳。我知道她是本市的,就问她家离学校远吗。我其实是想说我去送你吧,但话在我舌尖绕了几圈就是说不出来。后来我们就开始聊别的。

我说你长的像南方人。她说她从小是在四川长大的。她问我毕业要去哪里,我说正在准备考研,她问是本校的吧,我说我老家也是四川成都的,现在和一起居住在了北京。她“嗯”了一声。然后她又问我如果考不上,会不会留在本市呢?我笑着说,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在北京发展,因为我的在这个城市。

一曲结束。我去请别的女孩跳,她就站在一边,还是低着头静静的。奇怪的是,没有别的男孩来请她。我一边跳一边用眼角找她,也许太明显了,这一曲结束的时候,我的舞伴说:“快过去吧,人家正呢。”

让周末快快到来吧!周末吃晚饭的时候,我一直在看她们经常坐的那张桌子。人来人去,没有她的身影。我知道她们这几个本市的女孩,周末经常回家的。不禁心里就难过起来,原来罗一也走了,不和我跳舞了,忘了我们的那个尽在不言中的约定……

人在毕业前夕,都是很的。因为要离开熟悉的地方,面对未知的未来。

还有很多没有答案的问题和猜测,都迷茫着困惑着,比如以后会到什么单位啊,会生活成什么样子啊,都让内心不安。不安。即使不如意,有苦难,可以接受;但这种没有着落的不安,却使人禁不住的忧伤和疲惫。罗一也不来了,这更令我心中酸楚。

我忽然察觉到原来这些日子以来的心情愉悦和欢快振奋,都是因为和她在一起所感受的。现在她忽然不见了,我才明白她对我的意味着什么!如果她真的回家了,如果她对我并没有我自以为是的那种默契和好感,这又对我意味着什么!我简直不敢想像下去。我原来是那么地那么地害怕把她失去。

忽然,食堂门口出现了她和她的好朋友的身影!她们都是湿漉漉的披着长发,显然刚洗过澡。远远的,我看不清楚,但我第一次发现罗一披散的长发竟然一直能垂到她的腰下面!我看着她的长发,不知为什么,心里很自豪,脸上也有了微笑,一个声音隐隐的说:这将是属于我的,是我的。

我看着她们到快餐部买了点东西匆匆的走了。我的目光一直注视和追随着她。我们离的很远,她也没有杭州去哪里治癫痫注意到我。她们的来去,很显眼的,有很多男在目不转睛的盯着看。我悠悠的想着:今天晚上,她就要又和我一起共舞了,却是这些男孩所不能的啊!

有一种感觉,不是喜悦,不是快乐,而是心灵的舒畅和甜蜜,那时候,我就真切的感觉的到,那么的温暖,那么的强烈。舞会在周末录像之后开始。我在教室里坐立不宁。没有心思去看任何书。快见到她!见到她!心里反复的呐喊,而时间却过的是那么的慢!那么的慢!

终于站起来,走出教室,在走廊里转了两圈。不知道该干什么。也许她正在看录像吧。心里默默的想着。我也去,能看到她就可以了,一定坐在她后面,她看录像,我看她!打定主意,连跳带蹦的下了楼,到一层一个大教室里。推开门,电视前坐满了人。我向后面走去,眼睛紧盯着每一排的面孔。

没有!我站在最后面,叹了口气。不死心,又从后面把每个人辨认了一番,还是没有。我看了会录像,奇怪,屏幕上的景像一点不进入我的脑海中去。我想了一会,决定回去看书,耐心的等舞会开始。

刚坐了10分钟,又猛的站起来,跑到楼下去,再次推门进去,又看一遍面孔,还是不在啊。垂头丧气的回来,强迫自己去做题。笔在纸上不知道写什么,思维一点反应也没有。把笔一仍,心里狠狠的说:最后一次了!再看不到她就回来等时间,最后一次!于是又跑下去,再次推开录像教室的门,迎着张张面孔又找了一遍。还是没有啊!

不好意思再很快出去了。人们都在专心看电视,每次开门关门都让大家不由自主的看一眼门,很让人讨厌的。我在系里几乎尽人皆知,尤其是比我小的这三届,他们的迎新会全是我组织和主持的,可以说他们在一进大学门印象深刻的除了辅导员,自己宿舍的,恐怕就是我了。每当他们听见“下面请陈川同学演唱一首自己作词作曲的歌”时,他们的心里是什么感受呢?一定觉得大学真了不起,能人高手须仰视才见吧,呵呵。?今天我这么怪异狼狈的举止,他们也一定是第一次看到吧。罗一啊罗一,全是因为你啊。你知道吗?你现在在哪里呢?

也许在她们教室看书吧?我忽然想起来一个细节。她们班上大课的时候,要到我们教室。不知什么时候起,她每次上课都坐在我平时坐的座位上。我发现这一点是那次我在课前进去拿本书。我看见她坐在我的座位上,心里很奇怪也很高兴,于是我说:抱歉,我拿一下东西。她点点头站起来给我让地方。后来又进去过几次,都是她在那里。

这个细节又让我心潮澎湃,我忽然想到:我去她们教室直接找她吧!这个想法让我禁不住激动的发抖。再次推门出来,我来到了她们教室门前。但我犹豫了。就这么去找她吗?什么理由呢?当着她那么多的同学?我可以说几乎还没有正式的认识她,我们之间又没有任何特殊的关系……

如果她拒绝了呢?如果她生气了呢?我在她们教室门前徘徊。有时走出一个她们班的学生,很奇怪的看我一眼。我想看到谁认识的,让那个人帮忙把她叫出来,但没有一个熟人。每个出来的人看我一眼,我的勇气就消失一分,最后我的想:还是回去吧!别受这个折磨了……

转过身,走了两步。猛的停住了。想马上见到她的压倒了一切。去推门!进去!找她!把她约出来,和她在一起!和她在一起!在一起!和她!一浪一浪的心潮涌动让我终于狠下心来,我知道,我已经深深的爱上了,我这一进去,就等于把全部生命都投进了一个爱的旋涡!一个将会让我悲悲欢欢离离合合风风雨雨爱爱恨恨生生死死的选择!因为我知道自己,如果真爱上了一个人,感情会是多么的强烈和!

不管以后是怎样的,我接受它!我在心里默默的说了这么一句,然后轻轻推开了门。教室里并没有坐多少人,她坐在一个很显眼的位子上。不,不是的,不是她的位子显眼,而是她,对我来说,太显眼了。我一眼就看见了她,她正埋首看书,对谁进出浑然不觉。我向她走去,别的学生吃惊好奇的看着我。

我站在她前面。她感觉到了,抬起头,看见我了。她无声,睫毛飞快的眨动了好几下,脸上的神情就像刚从梦里醒来。我说:可以请你去跳舞吗?我说的很轻,但附近的人还是能听得见。她微微一点头,说:等我收拾一下,行吗?我说:好的,那我在外面等你吧。我在走廊里等着她。

终于见到了她了,把她约出来了!一切都发生的这么快,让我来不及好好体会。

她的容颜,刚才就和我面对,怎么没有好好的看看呢?怎么看着她的时候就恍恍惚惚,闭上眼一点想不起她长的究竟是什么样子呢?

那片刻的等待也竟如此漫长。她出来了,看见我,低着头走过来。我们都不作声,并肩走了几步,她瞪着大眼睛问:我们去哪里啊?我说:去跳舞吧?她说:咱们系的好像是录像以后吧。我说:学校在食堂也有。她说:学校的啊,我从来没去过,好像人很多吧。我说:我也没去过,去看看就知道了。

然后我们就边走边聊,我说:我还以为你今天会回家呢。她笑了笑说:今天不回去的。我说:我在食堂一直看不见你,特着急,后来看见你了,高兴极了!她说:今天下课晚了,又去洗澡,就去吃饭晚了。我们又说着别的,忽然她停住脚步,侧着头看我,问:你刚才说什么啦?你说你在食堂看不见我,很着急,是吗?是真的吗?是啊,我说,当然是了。她微微笑了一下。

这时,晚风轻轻的吹来,校园的甬道边,青青草坪上,好像忽然盛开了无数美丽的鲜花,在风里绽放和摇曳。月光清澈如水,灯火通明的图书馆就像在夜里航行的船,远远的歌声传来了。我问:你为什么总坐在我的座位上呢?她歪着头想了想,说:不知道为什么,先是一个同学坐那儿的,她爱翻别人东西,你书上有你陈川的名字,我们就都知道了。后来我一去就坐那儿了,现在也习惯了,别人也都不坐了,嘻嘻。

我说:那你没有翻我的东西呢?她认真的摇摇头,说:我不会翻别人的东西的,更不会翻你的东西的……不过,她们要翻你东西的话,我都要看的。哦?那你看过我什么啊?我好奇的问。有一封信,是你给你中科大同学写的,开头就是:老大,你还活着吧……呵呵,我们看着都笑的不行,真逗!

我故作生气的说:啊,敢看我的信!幸好不是情书。她眼睛明亮的看着我,眨眨睫毛,好奇的说:原来你真是这么逗啊?我挠挠头,皱着眉问:什么意思啊?她笑着说:我们都以为你是一个很深沉很难接近的人呢!没想到是这么有意思。

我也笑了,说:我有什么难以接近的?本来就是这样嘛,活泼轻松,随随便便的,活的才不累呢!我最讨厌那种道貌岸然,不苟言笑的人,好像谁都欠他多少钱似的。她笑着点点头,说:我也是!不过你那么有名气,又会自己写歌,我们都就觉得和我们这些凡夫俗子不一样呢!我哭笑不得:有什么不一样癫痫病发作怎样呢?不都是两只鼻子一只眼吗?

她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忽然笑出了声,说:我和你不一样啊,我可不是两只鼻子一只眼啊!对对!我说:你是四只鼻子六只眼。去去,不许说我。她皱着鼻子装着生气的样子。但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我也开怀大笑起来,心里想:如果永远这样,多好啊!

来到在食堂里学校办的舞会门口了。我们对望一眼,她说:别去跳了,就这么说话吧?我赶紧点点头。我们还是边走边聊。不知不觉走出了校门,沿着校园外面的人行道在班驳的树影和飘散的花香里并肩漫步。我看着天上的,看着身边的她,心里说:真不知道,我这一生,会是怎样的度过?在十年后的今天,我会在哪里做什么呢?她呢?又在哪里呢?我们还能这样,一起谈笑着拥有这快乐和喜悦吗?

你老看我干什么啊?她噘着嘴问。我不好意思的笑笑,说:就是喜欢看你的样子,真的,很美的。月光下,她的长发挽成美丽的髻,留几缕垂下来,额前的刘海轻轻的一抹,她的睫毛又长又弯,眼睛是明澈的一波泉水,鼻子小巧可爱,眉儿淡淡弯弯,嘴唇柔和娇媚,而且她的神情,是那么的清纯和,就像花海里迎面的微风,就像晶莹透明的山泉依依潺潺,流过眼前。

我还是那样的看着她,那样的看着她。她歪着头哼一声,带一丝得意的娇羞,转过脸不理我了。我总看见你的背影,现在还不让我好好看看你的脸啊。我说。哦?我的背影?她迷惑的想。就是你总站在二楼走廊头的窗前啊,我总能看见你在那里。

哦,她的眉头闪过一丝忧伤,轻轻的说:你总在看我吗?是真的吗?我点点头,也轻轻的问:你为什么总站在那里啊?她笑了笑,说:心里难过的时候,看看树和叶子,看看天和云彩,就知道自己还不是最寂寞的……

她忽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让我吃了一惊。我恍恍惚惚的问:你心里难过吗?为了什么呢?可以告诉我吗?其实我是个很开心的人啊!她说,大家都这么说。

不是的,我诚挚的说:我觉得你和别的女孩不一样,你有一种深入骨髓的忧伤。

她惊异的抬头看着我。你是第一个这么说我的人,她说,真的,第一个。

那你真的是那么忧伤和寂寞吗?我问。她的泪水满了她的眼睛。她说:有的人,本质上就是悲剧的,只有才是她的,只有才是她的享受,我就是这样的人。

她慢慢摇着头,说:不知道为了什么,我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很开朗快乐,但我总能感觉到别人感觉不到的悲伤和痛苦,我觉得好像我注定是活在这里面了,没有人会懂我的。

我看着她,说不出话来,心里痛的闷的都在了一起。她抬起头,看着天空,说:我最大的就是,到我25岁的生日的时候,穿一身最美丽的白裙子,捧一束花,从悬崖上跳下去……就这样的,跳下去……

不要!我失声喊了出来,你不能这么做!她凄然看着我,不说话。我才看见她的大颗大颗的眼泪,一下一下的沿着她的睫毛,掉下来。

我这才知道,原来人可以不出声只是默默落泪的哭泣。这种哭泣,我实在是难以忍受,它让我心碎!不管是为了什么!我说: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不让你这么难过,你答应我,千万不要像你刚才说的那么做!

我没法答应你,因为我没法保证。她黯然说道。不行,你一定要答应我,答应我!我急切的喊。你怎么急成这个样子啊?她忍不住笑了一下,我的死活你这么在乎啊?

是啊!我用力的点头,说:真的,别那么做,生活还是很美好的!就算你不开心那是因为不认识我,现在认识我了,一切都不一样了!

她的眼泪还是纷纷的落了下来。但她看着我,脸上还在那么喜悦和感动的微笑着。我们沿着校园的围墙,转了一圈回到门前。我们看看对方,会意的一笑,又继续走下去。就这样,那天晚上,我们在相同的路上整整走了三圈。

她说她的是大学的同班同学,我说真巧我的父母也是啊!然后我们又发现他们都是在北京上的大学,只不过不是同一个学校。她说她父母毕业后分到东北过几年,后来因为“疏散”迁到了四川自贡。她就是在那里出生长大的,到上初一时,又和全家一起回到了这里。

她说她喜欢四川,那里的山,那里的竹林,那里的人。她说了几句四川话,我听了觉得好熟悉的声音。她说她小学的时候在宫合唱团是领唱,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唱歌。

她说她考初中时是全校第一,但来到这里以后,一直不适应和不喜欢这里。她父母回来以后工作不是很如意而且经常出差跑外地,她就总和姥姥住在一起。

她在这里没有交几个朋友,她很远在四川的那些儿时玩伴。她有四个哥哥,只有她自己一个女孩,刚来的时候,没有地方,就住办公室,后来父母慢慢的操劳和积累,终于给哥哥们都解决了房子,但她和爸妈妈还一直住在那间办公室里。

那不是家,她轻轻的说,我一直在我们在四川的那个家。那才是我心中的家。可是我也喜欢现在这个住的地方,虽然它不像个家,但我每天住在这里,不管别人怎么看和怎么说,我不觉得有什么丢人的。

可是,当我去别的同学家做客的时候,我还是很羡慕她们。她笑笑说,谁不想自己住的宽敞明亮呢?但既然已经住在那里了,还能怎么样呢?我从来不埋怨父母,他们为我已经做了那么多了,而且他们也住在那里,我有什么理由埋怨他们呢?

我点点头。我家由于父母都有一官半职的,从小虽然不是什么富贵人家官宦子弟,也没有受过她这样的苦。但她的话我可以理解,而且我被深深的感动了。一个人,是不是一个可以信赖的好人,是不是一个值得爱的爱人,看他(她)对父母的态度就可以知道了。

我们回到了我们的教学楼。舞会正好刚散场,我们迎面正碰上人们从大门涌出来。我们只好站在一边,等他们出完。我一边和熟人打招呼,一边愉快的想:现在大家都知道我和罗一在一起了!

“你喜欢山吗?”她问我。“喜欢啊。可惜这里附近没有什么名山大川。”我遗憾的说。“西郊有个小山坡,我以前和同学去过,我很喜欢那里。你明天有空吗?可以一起去吗?”她这几句话隐隐约约反反复复提过好几次,我虽然猜出来了但怕万一不是她该生我气了。现在快分手各自回去了,我正想挑明,她却先说了出来。我心里暗暗偷着乐。得意极了。

“好啊!不过我上午要去留德预备部听考研德语强化班的课,下午好吗?”“恩。我们骑车子去吧。你能找到车子吧?”“没问题!”我说。“那我下课了还去你们班找你吧?”“那我等你。”

我欢快的跑进教室,已经没几个人了。拉着朋友们回宿舍,一路上我纵情谈笑,快乐感染了大家,我们热热闹闹张张扬扬的回去了。我心里额叶癫痫的治疗方法说:你们跟着高兴什么啊,怎么会知道我是多么的快乐!

这一晚上,我几乎没有睡着过。脑海中,像放电影一样把我们在一起说的每句话每个字都重复一遍,她的音容笑貌,她的举手投足……

有时,想到她的悲伤和25岁跳下悬崖的梦想,我就心情黯淡,充满怜惜;有时,想起她儿时的趣事和我们一起说的笑话,又忍不住微笑起来。一睁眼,天竟然亮了。

人的精力,一部分来自于健康,另一部分则来自于。当他很幸福或者很痛苦的时候,食物和睡眠,已经成为丝毫不影响身心的东西。如果人们可以永远摆脱对吃饭睡觉的多好!只要有激情,就可以生存,而且生存的更好。

对我来说,由于胃总出问题,吃饭有时是一种负担和差事;又有点神经衰弱,稍有兴奋就容易失眠,睡觉睡多了成懒觉,睡不够一天没精神。而且睡觉和吃饭最烦人的地方是总打断你所做的事情,把生命分割成重复固定的几块,而有的时候,是需要身心连续投入才可以做到的。

起床后,我神采奕奕的丝毫没有任何疲惫或者困倦的感觉。上完课,我回来骑车子,在楼下找了半天没有找到昨天借的那辆。正纳闷着急呢,碰上一个同学,他说看见车主有急事用他另一把钥匙骑车走了。我赶紧再现借,结果星期天人们纷纷用车,连问几个朋友都没有借到。最后大家一起张罗忙活,终于找到一辆。我飞快的向教学楼骑去,心里暗暗祈祷她千万别生气啊。

推开门,教室里只有她一个人。我连声说不好意思,解释是怎么回事。她眼波流转,笑意嫣然的说:你怎么总怕我生你的气啊?放心吧,我不会生你的气的,最多就是担心,怕你出什么事。

经过一夜的分离,我们又面面相对,那种亲切和温暖的感觉,一点也没有间断,仿佛我们就一直在一起不曾分开过。我们互相看着,眼睛看着眼睛,心感觉着心。就这样相对而立,好像过了很久,又似乎只是一瞬。“走吧。”她小声的说道,声音是那么的温柔悦耳。

我们骑车穿过好几条街。她说那里有个老字号的食品店,做的火腿肠她特别爱吃,还有一种面包,她也经常在这里买。我们买了吃的东西,她就要掏钱,我急忙扯住她袖子说我来,她莞尔一笑说那下次我请你。我一听下次,心里先醉了一半。

经过一个路口,我说车子气不足,要打气。我拿过气筒,插好就打,结果气筒不好用,呲呲漏气,她蹲下来伸手帮我扶住。我说不用不用,她抬头笑笑说:没事啊,又累不着。我一边打着气,一边看着她认真的扶着气嘴。一个强烈的念头浮现在我的眼前:今生今世,这就是我最好的爱人,是我永远的妻子。

就在那一瞬间,我默默做了一个决定:爱她,娶她,和她白头到老,共度今生。

我们在山坡上坐下来吃东西,我看着她把面包一片片的切下来,细细的涂上果酱,夹上火腿肠,然后递给我。我们随便的说着话,着小时候的事,互相讲自己家里的人,说自己最要好的朋友,说自己最喜欢的和最梦想的。

在午后斜斜映照的阳光里,我们一首一首的唱起了歌。每首歌唱完,我们都是相视一笑。后来我们一口气跑上了山坡顶,在亭子里她靠在柱子上喘个不停,我是那么那么的想抱住她吻吻她,但我害怕她生气我不敢。

阳光远去,起雾了!漫天满地的浓浓白雾,把世界遮掩在遥远的地方,我的眼睛里只能看见她。风把雾吹散一些,对面山坡上的草木就浮现出来。她坐在一块石头悠悠的说:真想在这样的山里盖一间小木屋,一辈子就住在这里,多么美好啊!

我站在她身后,看见风吹乱了她的头发,就说:“你头发乱了。”她“恩”了一声没有动。我忍不住想去帮她理一理,手在半空停了很久,还是不敢落下。她坐着不动,也不说话,好像在沉思,也好像在期待。

下山的时候,我走在前面。我解释说这样她要脚滑了也会撞我身上,就算我摔下去也会挡住她的。她一听就认真的要和我换,说什么也要走到前面去。她说:我能挡住你,你挡不住我!我笑着问为什么啊?她说不为什么就是这样。

我还是抢在了前面。下坡跳坎的时候,我很想拉她一把,但就是伸不出手去。只好每走几步回头看着她,说:小心点,慢着点。她焕发了一种懒懒媚媚的笑容,说:你扶我一把呀?我这才握住她的热乎乎的小手,一路拉着她走下来。

到了平地,她的手稍稍松了一下。我没有放开。我们相视一笑,她轻轻挽住了我的胳膊。我问她:你有男朋友吗?她羞涩的摇头,说:我从来没跟别的男孩子拉过手,更没有什么男朋友呀。我大声的说,声音响亮回荡在山谷中:我有女朋友了!

她轻轻掐了我的手一下,笑着不说话。风吹云雾,扬起她的长发,这一刻,无声,笑语依旧,即使流转了无数光阴,来去了多少春秋,经历了几许悲欢离合,都永远的那么清晰的铭刻在我们两个人的生命里了……

我和罗一的,随便写写就有这么多的出去了。要按这样的章节去写,也许不知道用怎样的心情去写我回到北京,我和罗一的爱情故事。确实,从99年秋天到现在,六年多了。这六年里,只有99年前的那段时间我们都在一个学校里,从那以后,我在慕尼黑大学的四年中,我们就是这样天各一方的相爱着,等待着我毕业以后能够不再和,和别的夫妻一样,天天厮守的经过岁月……

就快毕业了,这一天就要来临了。终于来临了。从99年到现在,罗一的21岁到27岁这七年,这一个中最美丽最宝贵的七年,就这样的在为我的守侯和等待中度过了。这七年,她出国在酒吧唱歌,她挣的钱没给自己买过什么好衣服,大部分都花在我身上了。想想,我为她又做过什么呢?

就快毕业了。我基本决定回北京了,回到等待我需要我的人的身边去。虽然也可以把她带到德国来,但我再不忍心让她再和我过当初在北京受苦拼搏的日子。因为回去,至少会有一套比较好的房子。我想,如果你真爱一个女人,你所能做到的最好的不外乎两样:和她,给她一个家。

尽管我不知道我和罗一能不能真的最后走到一起,但我愿意等她。给她一个家,就是我的目标。

家,离不开具体的房子,只有一个基本属于自己的,可以方便舒适的进行休息,起居,娱乐,做饭,洗澡的这些日常生活的房子,才更像一个让她生活的快乐的家。也许再过几个月,我就已经和她住在这样的一个房子里了。

在这样的夜晚,我再不会独自上网写文章,她也能依偎在我身边安然入睡。

我们都会终于变得完整,更加的美好。一想到这里,我的心情就无比的快乐,更加这一天的到来。也祝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都有一个美满幸福的家。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