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长篇小说 > >正文

出口4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破风文学小说网
 

天,终于泛白了,小睦并没有欣赏日出的兴致,他拖着满身的疲惫把小山送走后自个朝着家的方向回去,他不知道有多久没回家了,心里默默地算着数着,没有头绪。“吱,”推开厚实的铁门,却见屋里有灯光照出,“谁起那么早?”小睦把拖鞋换上悄悄地朝着灯亮的地方摸去。“妈,你起那么早干嘛。”厨房里小睦的正往一锅不知道煮了什么的汤里散盐,她被突如其来地说话声吓了一跳,但看到是的儿子,轻声说道,“煮了早餐,你吃不吃?”“不吃了,很困我睡觉去了。”尽管小睦腹中有少许,但疲惫大过饥饿,他放弃地说道,遂转身朝自己房间走去,身后还是传来母亲关切地唠叨,“洗个澡再睡吧……”小睦没去理睬,回房间里把手机又拨了次肠子的号码,“嘟,嘟,嘟。”依旧是忙音。“死了也给我回个信啊。”小睦把手机朝床头的小抱熊身上一丢,衣服也不脱钻进了被子里。什么事情都要等醒来在说……

“嘟,嘟,嘟,”不清楚什么时候。“喂,谁啊……”“小睦啊,我还是睡不着啊,你说肠子被抓了没?”“哦……”“被抓了?”“哦。”“不会吧,被抓了肯定有消息啊。”“没被抓……”“那他手机又打不通?”“哦,”“我想啊,他可能被杀了,肯定被他们杀了。有可能会埋在那树林里……要不要……”“埋了?”“是啊”“滚,别吵我睡觉。”……

当小睦睡醒时,已经是中午二点多。严格来说他并没有醒,或者说他根本没是真正的睡个饱。他软棉棉地从床上翻下来,习惯地骂了句,“靠,又没脱衣服。”心里盘想着这坏习惯一定要改掉。当他找到手机时也顿然明白了为什么没能睡好,未接电话十二个,还是分时段性打来的。“靠,这小子发啊。”小睦无奈地翻查着,依旧没有肠子的消息,看来肠子已经逃掉了,(没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小睦刚想再拨次肠子的电话,手机却先响了起来。“闲着没事做啊。”小睦莫名地朝电话里喊道。“小睦啊,我还是睡不着。”那边又传来小山那晕旋烦闷地声音,“吃点耗子药。”小睦冷冷地说道,对他的纠缠几乎到达了极限。“肠子的电话还是打不通啊,你说……”“死了,”小睦大喝一声,抽起手机屁股,抓狂地把电池拆了出来,独自走出了房门…青少年癫痫能治好吗…屋里空荡荡的。在小睦锨开大厅的光挂链时,发现了桌上的字条,“去体育馆运动锅里有汤热热再吃。”估计是早上时留的,“连个标点也不标,还真是墨水。”小睦无奈地丢开字条,朝着厨房而去,同时脑袋里也有了多余的空闲去思考肠子的问题。

“喂……”还没来得及开口,“有肠子的消息?”小山在那边已迫切地喊道,声音里带出几许兴奋。“没呢,他估计跑掉了,”小睦慢悠悠地把一口汤送到嘴里,说道,“哦,那最好,为什么打不通他电话?”“我不是回答十万个为什么的,不要老对我提问。”小睦赶紧划出封锁线,接着问道,“你知道肠子家住哪里么?”“他家?……知道啊,问这干嘛。”小山不明白地回道,小睦挖苦地说着,“你看了那么多电视剧,眼睛全瞟哪去了。逃犯嘛,逃了不找兄弟,不找,还能去哪。”“对哦。”小山恍然大悟,良久才回道,“那你来接我,我带你去。”“我不想带你去……”“你……”

当小睦把车子灌满汽油后,这才发觉小山在对面街口上傻冒地晃摆着双手召唤他。他没去理会,把车子开到离他更远的地方停了下来。直到“我在那边一直喊着你,没看到啊。”小山气喘吁吁地拉开前车门一屁股端了进来。“没……”当小睦说出口时,不由冷抽了一下,“看到”。眼前的这那还是原来那个“飘逸”的小山,只见他满头砌成个缺了半个角的巢,刚跑过来时流出地汗液被他那哇黑地脏手抹了好几个圈,像带了个灰头罩似的,关键是还是他原来单眼皮的眼睛,这会贴上两个黑眼圈,比双眼皮还双,像熊猫,异类的熊猫。他将手一摊,发令道“喽罗们,出发。”车子发着怪响,缓缓地离开了加油站。

“左边”小山难得有了驾御小睦的权力,极度兴奋地看着前面的路面嚷着,而且每到一个转口,都撑直了脖子激动地喊,“还是左边。”直到走在一条没岔路的地段上,小睦才问道,“你去过肠子家?”“去过一次,”小山得意地回道,“去干什么?”小睦又问,小山并没爽快的回答,犹豫了半天才慢慢地说道,“还钱。”“切,我还以为是什么,”小睦以为有什么猫腻,失望地说道,“还个钱喊他出来不就行了,”小山却笑道,“你不知道的。”“我不知道?继发性癫痫遗传”“右边”……( 网:www.sanwen.net )

车子转过几条略小的路后,终于在一个貌似小区的地方停了下来,数排,数栋,约六层的楼房有规律地排列而去,街路边每个转角偶尔会有几间卖零食烟酒的小店,可惜很少有人有光顾。小睦从来的路上看来,估摸也只见了八个人左右,“呵,肠子住的地方还真清闲。像个养老的地方,”小睦推开车门下车后说道,同时深深地吸了口这远离市区的鲜气。小山爬下车,看都没看他,说道,“最后那栋,走吧。”他似乎变得有点急切起来。小睦边打量着环境边跟随而去。走了好一会,才来到个大铁门前,这铁门估计有段历史了,身上扎满脱皮的黄锈,遥遥欲坠。小山用很轻的力量将铁门推开,但大铁门依旧发出了沉闷地声响,“吱,啊咋。”小睦跨过铁门,发现右边上的石楼梯,按着习惯就爬了上去。“你干嘛呢。”小山远远地喊道。“不在楼上?”小睦没走对,尴尬地问道。“这边。”小山烦恼地纠正道,很明显那话里带了点笑声,嘲笑?“一楼?”小睦心里暗道。跟着小山绕到了整个大楼的后面。呀,还真开了个天地,不知道谁把大楼边上的围墙与楼道都用砖块砌了个挡墙,中间还装个小木门。小山上前对着木门就敲道,“有人么,有人么。”“嘣嘣嘣,”里面传来一连串的小碎步,估计有人来了。“吱”门开了一小半,小睦望去时,又不得不把视线移下,来的是个约八来岁的小。小山认识,歪着脑袋怪声问道,“小,你哥哥在家么?”“不在。”小女孩干脆地回道,同时给小山拌了个可的鬼脸。“不在?”小山一时没想到会这样,扭过头来望望小睦。小睦赶忙上前又问道,“那他去哪了?”“小丽,谁啊?”里面传出一声轻悦的的声音。“找哥哥的。”小女孩朝里通传道,“啪啪啪”似乎是穿鞋子地声音,又貌似一阵走路声,门口出现了一个约莫三十多岁的,分不太清楚,因为她并不是很显老。她惊讶地问道,“艺的朋友?”“阿姨好,”小睦有礼貌地说道,小山这才注意到,赶紧跟上,“阿姨好。”那妇女被这礼貌“诧异”了一翻,“好,好,进来吧。武汉中际中西医结合癫痫医院解答”她反倒拘束起来,招呼着他门进去。门开了,小山和小睦相互尾随进去。跨过木门时,光线突然暗了下来。小睦注意到在木门后面是个通道,上面还装上了敞棚,遮用的,下面好几辆破烂的“小毛驴”歪斜地倾放着,不知道还能不能开动,还有好几辆“可怕”的自行车,满是尘土。小睦没来得及分析它们,又跨进了一个有台阶的门。进到屋里显然光亮了起来,一盏日光灯挂在右墙头上照射着。最里面还有台满是花点播放着动画节目的彩电,就一个大厅,所以它被很规划的放了两张大床,床上有点凌乱,所以那妇女进去时,匆忙地把一大堆一大堆的衣服往一个地方塞,歉意地说道,“有点乱,不好意思。”“没什么,我家也很乱的。呵呵。”小山乐呵地说道,同时拉过一张木凳子不客气地坐了下来。小睦心中一阵鄙夷,轻轻地踢了下他的凳脚,他还以为没放好,又挪动了一下。“要喝水么?”那妇女走到电视机旁端起一个保温壶问道。“不用了。”小睦客气地回道,同时他也摸索寻找着其它的小凳子,可惜没找到。唯一多余的一张被刚才开门的小女孩拿去了,她端坐在一张上面放有稀菜肴的桌子上写着,画着,应该是学校的作业吧。小睦轻轻问道,“冬艺昨天没回来?”那妇女给自己倒了杯水,坐到床边上疑惑地回道,“昨天?他都几个月没回来了啊。”“几个月?”小睦心中一惊,还在思考时,那妇女却反问道,“你们不是和他在一起?”“那有,原来还是在的,后来不知道他去哪了?”小山机警地回道,同时用余光扫了一下小睦,“哦,我还以为他和你们在一起呢。”那妇女失望地说道,又解释着,“他整天往外面跑,也不知道去干什么,有时候吧,回来几天,呢,你一转眼,又不见了。”“没什么的,出去玩吧。”小睦坦然地安慰道。“玩?都那么大了还玩,你说我好不容易帮他弄了份,这小子才去了几天,又不见了,都不知道他想干什么……”那妇女突然略显激动地说道,“在外面晃来晃去,迟早学坏,要是闯出什么祸来……”“那可能,”小睦赶忙阻止道,因为他突然发觉这妇女开始由激动转向啃咽起来。“怎么不可能,你们见到他也帮我劝劝他。”那妇女猛然命令道。“呵呵。”小睦轻笑起来,他很这次的笑容。那妇女正想接着说下去,原先的小女孩武汉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突然走到她身旁,撒娇地嚷道,“妈妈,妈妈,作业做完了。”“哦,乖,到那边看动画片去,”那妇女轻轻地抚了下小女孩的脑袋,允许地说道。“哦”得过同意,小女孩这才欢快地拖着小凳子挪到电视机旁。“别坐那么近,”那妇女提醒道,也许是看得入迷了,那小女孩没理会到,“别坐那么近,听到没有。”那妇女有点恼怒地喊道。“哦”小女孩这才不舍地拉着小凳子退了几步。

既然没找到肠子,小睦觉得应该告辞了,转过身瞥见小山,差点没挥拳头敲。这小子不知什么时候找到份旧得完全泛黄的报刊,正乐呵乐呵地看得入神,完全一副自家主人的模样,小睦往他凳脚上踢去,“干什么。”小山显然被这一踢搅了兴致,瞪眼喊道。“冬艺既然不在,我们先回去了。”小睦淡淡地说道。“都来了,吃点东西在回去吧。”那妇女听到回去后,站了起来客气地说道,“我煮点东西给你们。”小睦看到这情况赶忙阻止道,“不用了,不用了,我们来的时候吃过了。”“吃过……了?”小山疑惑地嘟囔道,还没说完已经被小睦从凳子上拽了上来,解释道,“不用那么麻烦了,”“不麻烦,不麻烦,煮一下很快的,”那妇女依旧客气地说道,同时拿起了床下的电饭锅,“真的不用客气。”“哦,我们先回去了,”“没事的。”……。“不用送了。”……小睦拽着小山如“逃命般”地离开了那里……

离开那里时,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小睦悄悄地从车头前的小柜里抽出一支香烟,静静地点燃。“你不是不抽烟了么。”小山抚着早已饿得扁平还呱呱直叫的肚子说道。“要你管。”小睦冷冷地说道,突然想到什么,对着小山补充道,“我说。”“恩?”“今天我去肠子家的事,以后见了他你不能提起。”“为什么?”小山不解地问道。“叫你不要说就不要说,那来那么多废话。”小睦认真地喝道,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控制不住情绪。“哦,不说可以,不过……。”小山猛然用种献媚地眼神瞟过来,带满了“淫荡”。“知道了,吃饭去。”说着小睦轻轻地踩下油门。肠子依旧没找到,小睦心里却突然冒出个让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冒出来的问题,还要不要找下去?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