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正文

【博客自传】类似小说——小心眼儿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 来源:破风文学小说网
 

小心眼儿

一.

升至今也记得二十年前那个三伏末期的一个早上,老同学马千里一下闯进他的家门这种突然让他有些吃不消他的反应先是一跳后又惊喜马上有些口吃的问:你怎么?来了?你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住的?六七年不见?这是你儿子啊?马千里面带喜色把儿子领进屋坐下说:叫大大。然后又说:前天我去找君桐有点小事,她说你最近有点不顺,正赋闲在家。我又正好有个小工程,就想叫你帮我一下忙,打打下手,你也换换环境,也别老闲在家里生闷气,完工也好挣壶酒钱。雨升听到这里先是感觉后背有些痒伸手抓一把又感觉不错接着一路西行分析出很多意想不到的结果就痛快说:别等完工,老同学今天吉祥临门,中午先在这里喝点再说。千里说:今天我就是来问一声,你要有又愿意帮我这个忙,咱就把事定下来人家学校催得急,你要捞不着我再想其它办法。我这几天正愁找不到合适的人呢,专业人士太贵咱请不起,一点点小工程但我干还真不行,介绍学校又不想花钱因此,只要你说行,我这就先把送回家再去干其它,怎么样?也就最多两天。雨升说:行是行,我是要几天有几天,就我感觉自己笨手笨脚干不了什么,咱也不懂工程,我能帮你干个啥?千里一听轻轻拍一下桌子站起身来笑一下面部又低下头来冲我说:你放心,没有大活,咱俩这种关系谁不了解谁冒二百斤沉,就是递递拿拿跑跑腿的事,高来高去算我的,我也是第一次干这种买卖也不懂啊。那,那,那咱就试试,不行你可马上辞退我啊雨升也笑着说。千里一看雨升点了头马上说:明天上午我来找你,等着。

马千里走后雨升就想这小子是有些本事在学校也能看出来,他想起刚刚入学时开始那几天,马千里逢人就主动指着同班的一位漂亮介绍说:这是我女朋友,我们原来在单位是前后工序,现在又成了同学,原来她老是干完自己的就回过头来替我干,现在我要她做完作业再替我做,她却说不行,就是这样啊。然后得意洋洋地听我们一帮光棍回话,你小子别赚了便宜卖乖,这么好的媳妇给我天天帮她做作业。其实我想人家马千里不是那意思人家是怕你们这些毛头小子主治老人癫痫病医院误以为这女孩名花无主就先给你们打预防针让你们死心,人家鬼的很这样宣示主权多省事啊。 ··· 哎,君桐是怎么知道我在家休闲啊,听她舅说的。君桐的舅舅与雨升在同一单位,这小破地方,屁大点事也会满城流言何况还不是什么好事。

二.

第二天早上,雨升还没有准备好马千里就来说:这是一家学校托他干的一个小工程,他们学校要给师生弄一个简单的舞厅做娱乐为了解决,学校有点偏远附近没有娱乐设施而且严格管理不准随便出入特别是晚上,就是预算不多因此,要求简单看上去像个舞厅就行。雨升说:就像咱学校那次的临时舞会的样子。千里说:差不多,但要有固定的音响和灯光。雨升一听说:那咱先去我一个朋友的单位去看看,他那里有一个小舞厅我知道。千里说:行啊,咱去参考一下,走。( 网:www.sanwen.net )

雨升和千里找到他的朋友说明来意,朋友说舞厅的钥匙在宣传干事那里但很不巧,宣传干事临时有事可能要下午才来。千里说:咱们从窗户外向里瞧瞧就行。这舞厅的确不大,里面设施也大同小异除了从顶棚上垂下来的五色塑料拉花,还有一个悬在中央的球形旋转满天星,两个音箱固定在像是主席台的两侧背景墙上,卡带机和扩音器还有有线话筒放在靠墙的小厨上,地面处理的不错还有几把椅子。千里说:也就这样,再简单就不能叫舞厅。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跳舞刚刚开始流行因此,很时尚很受人喜特别是文艺积极分子,舞种除去三步四步伦巴恰恰以外还有什么北京快四等等但,风靡最快最刺激的还要属迪斯科以及四步和八步摇摆,据说跳这种舞不用学习,跟着鼓点节奏蹦就行随你怎么在舞厅里打转因此,跳这种摇摆舞很需要体力。但那会儿因为单位还有组织业余活动的和义务因此,再加上营业舞厅又少因此,有实力的单位年轻人也多就责无旁贷为了活跃职工业余也能把职工紧紧拧成一股绳和荣誉感,其他的大合唱比赛羽毛球乒乓球篮球开癫痫病能够根治吗始退让于这种男女接触关系密切的娱乐活动,上至厂长书记下至普通职工都可以名正言顺又礼貌的拉起心怡异性的手提情绪,谈因此,婚外情也逐渐多起来不奇怪。

三.

学校的位置远离市中心为了赶在新学期开学之前兑现,学校指定办公楼顶层商务会议室为简易舞厅所在。雨升跟随马千里爬上顶楼一进门发现,里面已经有一些千里买回来的装饰物件和工具,还有一架双开面梯子。雨升的工作很简单一是,扶好梯子二是,向在梯子上面工作的马千里递工具和递工具的对象,还有根据千里指定的位置把梯子移其实像这样简单的工作对雨升来讲还是有些困难因为,雨升二百斤的体重时间已久双脚就有些吃不消,站一上午就很吃力但,看到同学很卖力的样子雨升自然也无话可说。

午饭在千里的家里进行,很丰盛这下把个吃货雨升吃的,下午就很想眯瞪一小觉。

次日继续战斗,到下午舞厅已经初露端倪初见规模。五彩拉花开始纵横交错波浪起伏的招摇,瓜子眨眼小彩泡也埋伏在了拉花背后,四色拐子灯也蹲在地面上吹胡子瞪眼,旋转满天星也爬到顶棚中央位置。千里对雨升说:我看你这两天就有些吃不住劲的样子,奇使得慌吧,这样卡座和音响还有扩音器我自己来,先前看了几家没有定下来,这几样买来就只剩下通电试验,高来高去基本完成,你明天就不用来了,在家好好歇歇,有事我再去找你,好吧。雨升说:你自己行吗,要是真行,你自己行不行?千里说:行行行。那好,那我就解放了,雨升有些满意地说:小心点啊。

雨升骑着他的自行车有种从楼上跳下来的感觉在回家的路上飞奔,一闪而过的路灯一会就红绿起来还有忽然赤红深绿加粉黄的霓虹,偶尔的广告灯箱好像袒露的有点早就是半掩姿色的直接。雨升看到很多与他一样往家赶路的自行车还有,进商场进影院进酒店进窄街进医院进工厂进学校进家门进进进的自行车。进去出来,出来进去,自行车可有可无。

四.

雨升骑着自己的自行车飞奔在回家的路上,自我感觉好像是勇往直前的意思其湖北癫痫哪家医院能治实在后面的人看他就是一逃跑的样子仔细再看还有逃跑的狼狈就像,骑在雨升前面的自行车人在前面永远追不完虽然他们是顺行在同一方向上,雨升想到这里就感觉好笑因为他在勇往直前的时候发现在他前面的好像在逃跑而回头看一眼,无数追赶者前仆后继他为何要混在一群拼命逃跑的人中间而且,无论你追赶还是逃跑还是骑不骑自行车,都一样。

其实在飞奔的自行车上也有点快感这是雨升难以放弃的原因之一也许,就像第一次的感觉去的单位最后是以摔下自行车才勉强结束那次短暂的旅程,虽然每次快感结束总会有点痛但,今天早已忘记那次摔倒在地的痛因为雨升现今已经可以自如玩骑自行车起步加油提速减速刹车,载人载货躲闪避让停车,沙地泥地坑洼地,晴天雨天风天都有过经历也都已经过去因此,就是不知道自己在自行车之上的快感能否让他知道自行车的感觉是如何因为,他的自行车还需要充气补胎擦洗保养点油紧固,也或有休息的权力雨升偶然想。

如果自行车真的需要休息雨升想我的家还有很长的距离要到家还要不着急才行因此,可以无限飞翔自行车可以休息站着还是躺着,趴着还是仰着而无论雨升怎样摆弄他的自行车都摆不出人的姿势来但,它可以散了架还可以重来而雨升这一点就不行因此,他就在自行车周围许多感慨来补充能量以便更真切的把妻子女儿想象过来而且,真的就实现了还不是在里没有自行车也一样到家因此,雨升以自行车为中心的圈子越来越大范围越来越厚重是全天三百六的无限,任何的再快也没有心情快,再见了我的自行车。

有人丢就有人丢而,自行车也许还认为是自己努力拼搏奋力争取的结果还是自己革命成功的结果而雨升,则认为自行车丢了人还是人丢了自行车他们是互相的这是人机结合的产果是一个必然,就像人人结合是暂时的一样,人机必然也要走人人结合的老路你说是谁丢了谁,你抛弃你的自行车可以说成给它自由而自行车心里却知道你的屁股很多事,自行车自己生病主动让你反感就是想与你断绝关系而你的选择无非两种,丢它在一边阴暗潮湿自己腐朽下去二是,卖了它让它重生是你的一厢失神性癫痫会遗传吗?情愿也未必就像两个朋友同事,好同学。

五.

雨升再见到马千里的时候已经差不多是十年后他们是快四十岁的老同学而且,依旧没有陌生感而且,他们成为邻居已经有些日子马千里就在雨升公司的对面工作。也或许这个突然地相遇使得马千里想起了什么他对雨升说:改天咱俩找个小饭店好好聊聊。雨升说:好。

雨声再次见到马千里时就又过了一两年因为他们公司搬了家,现在要上新项目这才有机会来这里看材料他说:高压线,出来主要买高压线。雨升说:还没买吗?没想到高压线奇贵啊?四五块钱一米,千里说。雨升说:我们这里有啊,断开的行不行?如果可以,我给你找十几米没问题,这都是我们给客户做霓虹灯剩下的,不知道行不行。千里说:行啊,试试也行。那天好像是礼拜天就雨升一个人在公司值班因此,他快速到公司仓库给马千里找到四五根每段两米左右的霓虹灯用高压线。马千里一看有喜出望外的意思,他拿在手里快速离开,还是骑着他那辆自行车。

看着马千里快速飞奔的背影也很像逃离的样子雨升心里有一种懒洋洋的笑意慢慢升起来,他就是这样知道经常被忽视而且还会继续贯穿自己的一生因此,他极力不去想十多年前干完那间学校的小舞厅后马千里承诺的酒钱因为,这个上次又是马千里自己说要到小饭店请雨升深度聊一次的承诺都没有下文你还想他给你高压线的钱啊,尽管他是给单位买的因为,也许马千里自己就是老板他没有说,你就不知道因此,有你好吃的果子,不着急。

雨升再三见到马千里时已经逼近到马千里的家门口他家就在一个市场附近住但,好像不可以用冤家路窄来形容也许是尘缘未了很有缘吧因此,这次马千里一定要雨升去他家里坐一坐叙叙旧而且,马千里真的做了四个菜还有我的丸子汤。雨升就喝了马千里的啤酒,品尝了马千里亲手做的的四个菜,听了马千里的而且,有些晕乎的雨升从坐的位置上向前方模模糊糊望过去是一间厨房,厨房里好像还有更多的菜墩上冰箱里,好像还更好吃。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